纪录片编辑室

DOCUCMENTARY

记录当代中国前进的轨迹和中国人的生活变迁

【72小时】6分钟的轮渡,我们一口气乘了720次

时间:2017-11-03   作者:   来源: 字号:T | T



72小时是人生的几分之几?

72小时能产生多少种可能?

72小时够不够看透一个城市?

72小时够不够悟出一种生活?


假如给我三天时光

我将呈现给你怎样的72小时?

 

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实频道

重磅推出 全新栏目

《纪录片编辑室·72小时》


第一集

《城南的轮渡》

11月1日 19:30

上海纪实频道 播出




你最近一次乘坐轮渡是什么时候? 

轮渡,曾经是上海人最亲切的城市记忆。


随着上海城市的发展,百年轮渡也悄然发生着变化。隧道和大桥的兴建,轮渡早已不是上海人出行首选。甚至,轮渡公司的日常运营都是入不敷出。


不过,有一条航线除外——西闵线。

 



如果不是在轮渡上架了三天三夜的摄像机,我们怎么也猜不到:


72小时里遇到的会是这一群日夜奔波、辛劳不知疲倦的人们,听到是这些相似却又各不相同的人生故事。


西闵线渡轮每天往来于闵行和奉贤西渡之间,是目前上海每天运营时间最长的航线。早晨4点启航,晚上24点结束。每天航行20小时的渡轮,运送着一万名乘客往返于两岸。




闵行曾经是上海最重要的工业基地。


奉贤西渡在20年前还是一片农田。


城市在飞速地成长,工厂逐步搬迁,农田成了住宅区。


每个人都被推动着往前赶,来不及停留。


轮渡的乘客们每天往返于两岸。


工人,白领,小学生,退休工人,动迁来的市民……


他们,都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陌生人,其中不难找到我们自己和家人的影子。



“以前我们两个分工的,一个照看我母亲,一个到儿子家照看孙子,从他生病之后,一个都不管了。”




相当多的上海人在退休后都这样过日子:帮助孩子照料第三代,还有更加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。


唯独缺少的是自己的生活。



“72岁了,再活下去就赚了。”



独自出门看病的老先生顾不上自己的病情,满心期待着孩子们回家。




他在拥挤的船舱里为我们唱起《平安夜》,这是最美妙的歌声。


“我在电话里,为我外孙女唱起这首歌。她哭了。想起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时光。”


真实动情的歌声,传递着生活的力量。


狠狠地砸在我们心上。



深夜的末班轮渡上,我们遇到了一位刚下班的地铁站务员。


“你是刚下班吗?辛苦了。”


这位20刚出头的小伙子却微笑着说:



“其实我发现坐轮渡的人,

每个人都挺辛苦的,

在上海也不容易。”



一百个在上海奋斗的人,有一百种辛苦的样子。


就像20小时运营的轮渡,不分昼夜地航行在黄浦江上,轮渡上的人不是在赶去上班的路上,就是刚刚下班。


每天只睡3、4个小时的代驾司机,

每晚通宵制作110斤大饼的大婶,

连续24小时工作的混凝土工厂工人,

凌晨三点半刚刚下班的中年人,

每晚在板车上将就过夜的菜农,

甚至凌晨两点就要赶早集的农民……




“白天还有时间休息吗?”




“吃得消吗?”

“吃得消,年轻嘛,

这个就是跑得累一点,别的也没什么,

现在不累,谁给钱花呢?”



深夜的轮渡上,我们听到了一个又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。

每个人都背着重重的工作压力。

儿子在学校骨折了,忙于工作的妈妈都没时间照顾,只能把孩子留在奶奶家。

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,都没空去看望。

妈妈一脸的抱歉和内疚。




晚上10点,她比平时提早下班,赶去江对岸看望孩子。



因为工作而长期出差,小伙子错过了买房时机,正在考虑是否要离开上海,但他的太太喜欢上海不愿意离开。





有人想要离开,有人想要坚持。


一位满怀理想的创业者,正在努力实现自己的实业梦想。


“很难,但我们在坚持。”





生活需要智慧。小小的幽默让话题不再那么沉重。


“她是从香港来的,过几天就要回去了。”


“我们过去都是一起去甘肃插队的知青。现在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。”




有一群聚会的老知青告诉我们要过得开开心心,但言语之间意味深长。


“拿外地工资,生活是上海开销,你说厉害吧。上山下乡、自然灾害、文化大革命、下岗,我们都经历过,所以现在什么难处都无所谓了,现在比以前好多了。”


 


从1932年开始,西闵线至今已经航行了85年。

周遭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。

唯有生活依旧。


400多米的航程一趟用时6分钟。


我们乘坐了72小时的轮渡,

听了五十多个故事,

将它们浓缩成了一集26分钟节目《城南的轮渡》。

 

小小的轮渡,

每天人来人往,

渡过的不只是我们一段旅程,

还有每个人的生活。
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