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这样一个地方,满是世间最喜悦的相逢

时间:2019-01-31   作者:   来源:真实传媒 字号:T | T



NO.40

《妇婴医院的产房

上海纪实频道 播出


这一次的72小时,发生在产房里。

导演一年前在这里生下了自己的宝贝女儿,那时的经历至今难忘。




现在,就让我们和导演一起走进产房,听听这里的故事。



时隔一年,再次走进这家医院的产房,心情和身份都完全不一样。一年前,在这里我生下了我的女儿,难以忍受的生产疼痛和初为人母的喜悦都让人难以忘记。

当时,并未想过,一年后我将作为一个记录者,用镜头去观察这个产房,记录下其他人这段刻骨铭心、难以忘记的时刻。 


▍故事1:

她是凌晨2点多接到女儿电话从崇明赶到医院的。我们采访她的时候,她已经在医院等了5个多小时,她的女儿仍在产房待产中。




她告诉我们,比当年自己生孩子时紧张多了。这一天我们陆陆续续地采访了她好几次。下午的一次采访中,她接到女儿从产房打来的电话,说有可能要改剖宫产,她也变得更加紧张。

直到医生通知她女儿平安产下健康男婴,母子平安,我们才看到她,在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紧张不安的等待后,放松下来,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 

72小时里,我们记录下许多这种温暖的亲情,每一次都让人动容。


▍故事2:

我们在产房外等待的家属中采访了一位十岁的小姑娘。采访时,小姑娘丰富的医学知识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很小的时候,小姑娘就励志当医生,她跟做护士的妈妈学习了急救知识,每天会背一个小医疗包去学校上课。



自从妈妈怀孕后,她借阅了许多妇产科书籍。然后就与妈妈商议顺产生宝宝的事情,这也正合了她妈妈王敏的心意。

可是因为王敏第一胎是剖宫产,第二胎顺产,在医学上属于疤痕子宫,想要顺产并不是个简单的事。

在产期她需要经过医生的评估并获得许可,进入产房她也会被医护人员特别关注。后来王敏因为产程中突然发烧,医生在与她商议后决定转为剖宫产,好在,母子平安。


▍故事3:

虽然张喜梅在产房已经工作了22年,但是关于第一次接生的经历,仍然记忆深刻,她说:“那个时候,非常害怕,很紧张,孩子出生后,她比产妇还激动。出一身汗。”




采访时张喜梅说话轻声细语,但是在工作中,她的音调要比平时高很多。当我问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差时,她说:

“因为产妇这个时候是需要我们鼓励的,要不断地鼓励让她看到希望,她如果知道她很快就生了,有可能再疼她也就忍一会会儿,所以我们不断地会告诉她,你大概到什么程度了,然后产妇就慢慢地跟着我们的节奏,然后生完以后我喉咙基本上就哑了。”

拍摄时,我一直试图回忆给我接生的助产士,但是产痛和紧张的心情模糊了记忆,只留下了她当时鼓励和指导的声音,一点也不记得她的长相。他们就像我们生命中出现的至关重要的过客。

但是张喜梅并不在意这些,她说每次接生完她都很开心,会有一种满足感,这也是这份职业能坚持20多年的原因。



拍摄的最后一天,刚巧是父亲节,我们没有守在产房拍摄,而是去病房采访了几位新晋爸妈,听听他们初为父母的感受。

父母与孩子之间流淌的脉脉温情即使隔着镜头也能感受到。




本集摄制组成员

导演:田园

摄像:黄日华 毛皓宇 常无忌 黄山 王垚圣 周圣乐

录音:黄白寒 赵景岩

导演助理:陈滢钰 姜兆清 徐咏丹

NO.40

《妇婴医院的产房

上海纪实频道 播出


这一次的72小时,发生在产房里。

导演一年前在这里生下了自己的宝贝女儿,那时的经历至今难忘。




现在,就让我们和导演一起走进产房,听听这里的故事。



时隔一年,再次走进这家医院的产房,心情和身份都完全不一样。一年前,在这里我生下了我的女儿,难以忍受的生产疼痛和初为人母的喜悦都让人难以忘记。

当时,并未想过,一年后我将作为一个记录者,用镜头去观察这个产房,记录下其他人这段刻骨铭心、难以忘记的时刻。 


▍故事1:

她是凌晨2点多接到女儿电话从崇明赶到医院的。我们采访她的时候,她已经在医院等了5个多小时,她的女儿仍在产房待产中。




她告诉我们,比当年自己生孩子时紧张多了。这一天我们陆陆续续地采访了她好几次。下午的一次采访中,她接到女儿从产房打来的电话,说有可能要改剖宫产,她也变得更加紧张。

直到医生通知她女儿平安产下健康男婴,母子平安,我们才看到她,在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紧张不安的等待后,放松下来,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 

72小时里,我们记录下许多这种温暖的亲情,每一次都让人动容。


▍故事2:

我们在产房外等待的家属中采访了一位十岁的小姑娘。采访时,小姑娘丰富的医学知识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很小的时候,小姑娘就励志当医生,她跟做护士的妈妈学习了急救知识,每天会背一个小医疗包去学校上课。



自从妈妈怀孕后,她借阅了许多妇产科书籍。然后就与妈妈商议顺产生宝宝的事情,这也正合了她妈妈王敏的心意。

可是因为王敏第一胎是剖宫产,第二胎顺产,在医学上属于疤痕子宫,想要顺产并不是个简单的事。

在产期她需要经过医生的评估并获得许可,进入产房她也会被医护人员特别关注。后来王敏因为产程中突然发烧,医生在与她商议后决定转为剖宫产,好在,母子平安。


▍故事3:

虽然张喜梅在产房已经工作了22年,但是关于第一次接生的经历,仍然记忆深刻,她说:“那个时候,非常害怕,很紧张,孩子出生后,她比产妇还激动。出一身汗。”




采访时张喜梅说话轻声细语,但是在工作中,她的音调要比平时高很多。当我问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差时,她说:

“因为产妇这个时候是需要我们鼓励的,要不断地鼓励让她看到希望,她如果知道她很快就生了,有可能再疼她也就忍一会会儿,所以我们不断地会告诉她,你大概到什么程度了,然后产妇就慢慢地跟着我们的节奏,然后生完以后我喉咙基本上就哑了。”

拍摄时,我一直试图回忆给我接生的助产士,但是产痛和紧张的心情模糊了记忆,只留下了她当时鼓励和指导的声音,一点也不记得她的长相。他们就像我们生命中出现的至关重要的过客。

但是张喜梅并不在意这些,她说每次接生完她都很开心,会有一种满足感,这也是这份职业能坚持20多年的原因。



拍摄的最后一天,刚巧是父亲节,我们没有守在产房拍摄,而是去病房采访了几位新晋爸妈,听听他们初为父母的感受。

父母与孩子之间流淌的脉脉温情即使隔着镜头也能感受到。




本集摄制组成员

导演:田园

摄像:黄日华 毛皓宇 常无忌 黄山 王垚圣 周圣乐

录音:黄白寒 赵景岩

导演助理:陈滢钰 姜兆清 徐咏丹

返回